首页 > 图文资讯

找美女过夜电话附近20——婚礼检验新娘

一定要想个办法进去将林清清救出来才行! 一会儿,传来了陈彩玲的声音。“林清清呢?怎么没在洗手间里?” “怎么可能?”袁克良立即叫道,“我是看着她进去的。” “是不是她偷偷出来了,你没有看见?”陈彩玲问。 “我一直盯着门口,就算她变成一只苍蝇飞出来,我也看得见。”袁克良说道。 林清清不见了? 难道,她知道袁克良要对付她,悄悄地溜走了? 突然,身后突兀地传来一道声音,“张小北,你在干嘛呢?探头探脑地!” 我回头一看,是李芳。 “没……没事。”我说道,“我和林清清来吃饭,正准备回去呢。我这不是刚出去办点事嘛,这回来,门就关了。你帮我敲敲门。” “你和林清清来这儿吃饭?”李芳半信半疑,伸手朝门敲了两下,喊道:“彩玲,在家吗?” 一会儿,门开了。陈彩玲和袁克良走了出来。 “嫂子,这么晚了,有什么事吗?”陈彩玲问。 “没事,这不是闻到菜香了吗?我刚从果园回来,正饿着呢。”李芳笑呵呵地说道。 “那正好,还有菜,进来吃点吧。”陈彩玲说道。 “那我就不客气啦。”李芳说着就走了进去。 袁克良看见了我,立马走了过来,黑着脸问:“你怎么还不走?” “林清清呢?”我问。 “你问我,我他妈的问谁呢?”袁克良火气冲天,双手叉腰,原地转了两圈,突然想起了什么,低声对我说:“这样,你去帮我把林清清找来。只要把她找来,我就给你两百块!” “天这么黑了,去哪里找?我要回去了。”我说着就往院外走。 袁克良拉住了我,“四百。” “不找。” “八百!”袁克良咬牙道。 “不找。” 为了八百,我会出卖林清清?你别做梦了! “最多两千。”袁克良挡在我面前,脸色铁青,“不能再多了。” 两千块,对我的疑惑很大。我一无工作,二无特长,在村子里有时候两个月恐怕都挣不到两千块。 “我找找看吧。找不找得到,我就不能保证了。”我勉强答应。 “那你快去,找到她后,第一时间叫她来我这儿。”袁克良说着,迫不及待推了我一把。 “先给我一千定金。”我说道。 袁克良从钱包里抽出十张递给我,近乎吼道:“快去找!” 我接过钱,数了数,放进衣袋里,朝大院外走去。 听得袁克良在院子里跺脚。“妈的,药性快发作了,没女人不行啊!”他想了想,转身朝屋里走去。 我立马躲到暗处,紧盯着村长家的大门口。 我不能保证林清清已经离开,所以先看看情况再说。 侧耳细听,传来了袁克良的声音。“这杯水谁喝了?” “是我喝的。”李芳说道,“太渴了,看见有一杯水,我就喝了。” “你——”袁克良说了一个字,没有了下文。 过了一会儿,听到袁克良问:“那个——彩玲呢?” “她说不舒服,回楼上去休息了。”李芳说道。 “哦,那个——嫂子,你吃饱了吗?”袁克良问道。 “差不多饱了。我……我身体有点不舒服,我先回去了。”李芳的声音听起来怪怪地。 想必,她喝了袁克良本打算给林清清喝的那杯飘飘欲仙水,这时候身体开始起反应了。 “我送你。”袁克良说道。 一会儿,李芳与袁克良先后走了出来。 只见李芳双颊微红,不时用手摸头发,又不时摸着下面,脚步踩得很轻,仿佛随时会摔倒。 “嫂子,你是不是身体有些……不舒服啊?”袁克良盯着李芳的胸部,色眯眯地说道。 “嗯……感觉怪怪地。”李芳神志不清地说道。 “那我送你回去吧。”袁克良从后面搂着李芳的腰,眼冒精光。 “呃……好吧。”李芳答应了。 李芳的房子离村长家不过两百米。 快到李芳家时,正处于一棵大樟树下,光线灰暗,只见袁克良忍不住朝李芳的后臀摸了一把。 “呀!”李芳惊吓着尖叫起来,“你干嘛?” “嘿嘿,嫂子,你是不是很想男人啊?我跟你一样,现在也非常想女人。要不咱俩……”他说着就抱住李芳,将李芳推在樟树上就去脱李芳的裤子。 “不行,不行。”李芳口头虽叫着不行,却并没有阻止袁克良。 半推半就地,她的裤子被袁克良拖到脚裸处。袁克良将李芳转过身,让李芳扶在樟树上,翘起后臀。 虽然光线黑暗,但李芳那白皙的两臀却异常耀眼。 我暗暗可惜,李芳虽然是个荡妇,但好歹身材不错,便宜了袁克硠。我觉得这事已无悬念,也没兴趣看下去了,准备去村长家找找林清清。 没想到,这时异变突起。 袁克良呼吸急促起来,手忙脚乱般地脱掉自己的裤子,正要持枪而上。 突然,一条黑影从李芳的家门口窜了出来。 “汪汪……” 黑影凶猛地朝袁克良扑去。 “啊!”袁克良惊恐地怪叫一声,吓得差点坐倒在地,来不及拉裤子掉头就跑。 我也惊呆了。 那黑影是李芳家的大黑狗,大黑。大黑平时很安静,只是见着陌生人会狂吠几声。没想到今晚为了主人的贞洁,挺身而出。 我心中暗暗为大黑点赞。 “大黑!大黑!”李芳回过神来,急忙叫道。 大黑闻声,停止了追赶,摇着尾巴屁癫乐癫地跑到李芳身边,往李芳身上跳。李芳朝大黑踢了两脚,训斥了几句,拉好裤子朝袁克良逃跑的方向看了两眼,失望地朝自家里走去。 袁克良惊慌失措地跑进村长家里,立马将门关上了,然后听得里面卟嗵一声闷响,想必他已两腿发软,瘫坐在地了。 突然,听见李芳叫道:“死狗,滚开,滚开!” 我感觉到不对劲,赶忙跑过去,只见大黑疯了一般朝李芳身上扑,这时将李芳扑倒在地,朝着她做爱情小动作。 难道是李芳吃了袁克良的飘飘欲仙,身上骚气太盛,导致大黑也忍不住了? 我从地上随手捡起一条棍子冲了过去,朝着大黑打了几棍子,大黑惨叫了几声,夹着尾巴逃跑了。 “谢谢你了小北。”李芳狼狈不堪地从地上爬起,抓住我的胳膊,丰满的前胸不断磨蹭我的手臂,“多亏你了。嫂子我腿都软了,快扶我进去。” 想着还要去找林清清,将李芳扶进了她屋里后就准备离开。不料李芳一把抓住了我的手,神色迷离,近乎央求道:“小北,扶我去床上。嫂子我实在走不动了,全身一点力气也没有。” 没办法,我只得扶着李芳进了卧室。 李芳在倒向床上的时间,抱住了我的手臂,将我往她身上拽。 “小北,嫂子身体不舒服,你留下来陪陪嫂子呗。” 袁克良的那瓶飘飘欲仙,已完全侵袭了她的大脑,掌控了她的意识。以李芳的风骚劲儿,我在这儿多留一分钟,只怕就多一分被她强推的危险。 虽然李芳也称得上是一个尤物,但她是有夫之妇,又跟村长有染,我实在不想跟她发生任何关系。 一想到这里,我推开她的手劲就不禁的大了一点。 也不知道是喝了药的女人力气突然变大了,还是怎么着,我的手竟然没有扯开,反倒让李芳得寸进尺地贴了上来。 我一低头,就是李芳若隐若现的白兔,雪白圆润的兔头随着李芳炽热的身体动来动去,摇晃不定。 手臂被李芳这个发浪的货抱的太紧,她情不自禁的摩擦我的胳膊,哪怕隔着布料,我都能感受到李芳挺立的发烫的乳头。 “小北……啊啊……嫂子好热好难过啊”李芳稍使力的拉扯着我,脸上也泛起了诱人的潮红。 李芳在这个年纪里的女人,绝对算得上极品,肤美貌白,前凸后翘,尤其是骨子里透露出的媚劲,简直能要人欲罢不能。 “嫂子……你放手,我们不能……不能这样。”我虽然嘴巴上义正言辞,但我心里知道,我已经快控制不住自己了,这个女人真的太骚了,有句话怎么说来着,男人都是下半生思考的动物?我能感觉我的小兄弟已经有了抬头的趋势。 “小北,……啊啊……就这一次好不好?你帮帮嫂子?”李芳主动拿起我的左手,往她胀大的胸脯摸去。 我知道我应该甩开,可是仿佛中了魔,我的手被她带着一步一步的伸进她的领口里。触手可及的和意料之中的柔软一下子包裹了我,我心里的那根弦彻底断了。 李芳娇小的柔软无骨的手儿包着我的手,一下重一下轻的捏着自己的胸脯,我的手指跟随着她的指引摸到了坚硬滚烫的乳头,我的手指被她带着,不分轻重的按压揉搓。 “啊啊啊……嗯啊,好舒服啊,小北,再用力一点!”李芳在浪叫着,现在她整个人儿都软绵绵的靠我我身上,若有若无之间,我还能嗅到李芳身上香水味。 “……”我使了点劲,捏住那点凸起,并恶意转了一圈。 “啊啊啊……啊……小北,好舒服啊,嫂子想要更多!”李芳突然高一调的浪叫,吓到了我,没想到这个药劲这么强大,越痛越有快感? “声音小一点,你想让别人都知道么?”我赶忙说道。 “小北……嫂子会让你舒舒服服的,不会告诉别人的,就这一次好么?” 李芳一下子抱住了我,用她炽热火辣的身体摩擦着我,尤其是下面,我能感觉她在蹭着我的小兄弟。 “去里面……”事到如今,还不上,还是男人么? 李芳听到我的允许,连忙拉着我往里间的床走去。 一到床上,还没坐稳。李芳就迫不及待的拉下我的裤子,连同内裤一起。 我的小兄弟,突然暴露在空气中,竟然有点下垂的趋势。还没来得及多想,李芳一下子握住我的小兄弟并含住了它。一下子进入格外温暖的地方,我仿佛全身被电小心的电了一下,这种麻到头皮的快感,让我不禁“啊啊……”的舒服的叫出来。 我躺在床上,闭上眼。感受着李芳嘴里的温暖和灵巧的舌头带给我的快感。 “嗯……啊”我情不自禁的低吼,李芳竟然将我的小兄弟深入喉咙,那一瞬的快感直充头顶。我不由自主的蜷缩着脚趾,被李芳突如其来的举动,差点没崩住就倾斜而出了,差点就丢人了。 李芳抬起了头,我的小兄弟从她嘴边滑落,我看的到她嘴唇有些通红,双眼含着泪光,看起来十分的楚楚可怜,让人不禁想蹂躏一番。 不过在这场情事中,我并不想掌握主导,我倒要看看李芳的能耐和骚劲。 李芳站起来,脱下来她的衣服,雪白的酮体展现在我面前,仿佛空气中都散发着诱人的体香。我看着他缓缓的跪坐在我身上,小巧的手在我身上游走,我的呼吸也急促了起来。李芳握着我的小兄弟,一点一点的坐下去,可能是药的作用,李芳里面很湿润很柔软,她很轻松的就让我进去了。 “啊啊啊啊……嗯嗯啊……小北……”李芳变上下起伏,变叫喊着我的名字,一刹那间,男人的荣誉感填满了我的内心。 随着李芳的律动,我也情不自禁的挺腰,一下又一下,浅出深入。李芳被我顶的浪叫不断,甜腻腻的呻吟让我半边身子都快麻掉了。 “啊啊啊……再快一点……对,就是那里!”李芳仰着头,黑发散落在双肩,更是多添了几分风情。 我愈发狠命的顶那个点,李芳的叫声就越媚人。 “啊啊啊啊……嗯嗯……”从我的角度,李芳弯曲的颈线十分好看,还有突出的锁骨,上面布满着密密麻麻的细汗,双手就可握满的细腰,真是个尤物一般的人儿。 我的速度越来越快,李芳随着我的动作颠簸着,一下又一下的深入,两个人都陷入这场情事中,无法自拔。 “摸摸我……啊啊……小北,摸摸嫂子好不好。”李芳低声地央求着我,低眉顺眼模样十分楚楚可怜。 我拨开她散乱的及腰的秀发,过长的发丝挠着我的大腿,有些发痒。看着她用我常年工作的布满茧子的手一寸又一寸的抚摸着她,揉搓着她。把白皙的肌肤变得通红,泛着可爱的粉红儿,令人欲血喷涨!
版权声明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网站部分内容来自网络,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站长。
本文地址:https://www.ytsfc.com/news/6462.html

留言与评论(共有 条评论)

   
验证码:
评论底部pc
评论底部 m

这里填写网站名称或者SEO名称

http://www.baidu.com/

'); })(); | 京ICP1234567-2号

Powered By 电视大师网 XXX公司

使用手机软件扫描微信二维码

关注我们可获取更多热点资讯

感谢小豆豆技术支持